套号学历你知道嫂嫂身上哪个部位最紧么…-黄兔阅读网

你知道嫂嫂身上哪个部位最紧么…-黄兔阅读网

鸡鸣狗叫,李家庄在喧闹中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大清早的,小公狗和母狼狗就开始打野战,只是体型相差太大,小公狗根本无法够到母狗的屁股,虽然兴致勃勃嗷嗷叫,但却是徒劳无功。
李家庄的东头,有一间医堂,医堂上面的匾额已经破旧不堪了。
鸡叫了三遍,医堂的门还是半开半掩的。
李恒宇靠在椅子上,他悠闲的翘着二郎腿,他就是这间医堂的现任主人。
他的手中拿着一本本草纲目兴致勃勃的看着,他的嘴角挂着猥琐的笑容。顺着李恒宇的目光看去,你会发现他手中的本草纲目上画的全是露点的古代男女。他看的分明就是一本包了本草纲目外皮的春gong图。
他的目光中闪烁着猥琐的光芒,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放在桌角的卓摆。桌摆中有个可爱的女孩,浓眉大眼,可爱的樱桃小嘴微微向上翘起,就好像这个女孩总是在勾引着谁一样。
看着这个女孩李恒宇露出痴迷的神色。这个女孩是李恒宇上大学时的女朋友,是李恒宇上大学时的甜心,她的名字叫做郭晓。
就在李恒宇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,郭晓却甩李恒宇而去,她听从父母的安排,嫁给了县里一个局长的儿子。
李恒宇清楚地记得,两人分手的时候是那么的浪漫,他用力的抱着郭晓不想让她离开。
她含情脉脉的将李恒宇推开,她对着李恒宇大骂道:“傻小子,以后有钱了再来找我,没钱你就死一边去,再不放手,我就告你非礼!”
感情失败,让李恒宇觉得更雪上加霜的是,他的爷爷也在这一年也去世了,于是李恒宇被迫的放弃了学业,回到家乡继承了爷爷的医堂。
看着春gong图,就在李恒宇快要爽到最高点的时候,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扰了李恒宇的好事。
李恒宇的弟弟失去了控制,一朵乳白色的浪花,恰巧射到了郭晓的照片上。并且刚好落在她微微上翘的小嘴上。
高跟鞋走路的哒哒声传进了李恒宇的耳朵中,人还没有看到,李恒宇已经闻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。这香水的味道很好闻,很诱人。
一个女人用略带些娇柔的声音喊道:“李娃子,太阳都晒屁股了,赶紧出来看病喽!”
话音落下,一个满含熟妇韵味的女人走进了李恒宇的视线,看着这个女人,李恒宇咽了下口水。这个女人是村委会的秘书,三十三岁的熟妇秀兰。
三十三岁正是秀兰最妩媚的年龄,皮肤嫩白散发着诱人的光芒,一双杏眼蒙蒙的总是挂着勾人的味道。
她前凸后翘,退尽了小女人的清纯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妩媚。
秀兰今天穿着一件纯白色的t恤,白色的纱质短裙,透过短裙的薄纱,李恒宇隐约可以看到秀兰里面红色的短裤。看着熟妇秀兰,李恒宇的小心脏跳动了一下异世青龙,他被电到了。
李恒宇站起身,准备招待秀兰。他的眼角恰巧扫到了桌子上的卓摆,照片上乳白色的精华,正顺着郭晓的嘴角向下流动,这一幕淫靡至极。
李恒宇对着郭晓的照片在心中嘟囔道:“骚货!”
秀兰已经站到了李恒宇的面前,如此近的距离,李恒宇能够看到秀兰薄薄t恤上露出乳罩的线条。
他看着秀兰随着呼吸而起伏的酥胸,李恒宇觉得喉咙有些发干,他刚刚发射过的弟弟又有轻微上扬的趋势。
秀兰走到椅子前用手指划了一下,她的手指上出现了一层灰尘。她对着李恒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个混小子,医堂也不好好打理下,每天脑子里面都想的是些什么?”
李恒宇看着美艳的秀兰,他心神有些晃动。他这个小色狼看到大美女,笑着脱口而出道:“在想嫂嫂你这个大美女啊?”
李恒宇在心中将秀兰与春宫图里面的女人比较了起来,他觉得,似乎秀兰比看春宫图看着更加有感觉。
秀兰听着李恒宇的玩笑话,脸上有些发烫,她很早以前就知道李恒宇是个小色狼,虽然他好色些,但是他的医术绝对是独一无二的。
秀兰听着李恒宇的调笑,心理感觉还不错,一个三十岁的半老徐娘,被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说成美女,也正说明了她的魅力所在。
秀兰假装生气的说道:“你是想嫂嫂我打烂你脑袋吧,你这浑孩子,在外面上了几年学,没学出啥好来,就学了些城里人的口花花了!套号学历”
说完,秀兰伸出手用力的敲了下李恒宇的脑门。就在秀兰收拾李恒宇的时候,她的眼角却发现李恒宇的桌子上摆着一张美丽女孩的照片,秀兰看到女孩的嘴角还挂着一滩白色的物质。
看着这东西,秀兰的脸又红了几分,秀兰是个过来人,男人那点事情,她再清楚不过了。有时候她大姨妈来了,她也见过自己老公用手解决生理问题,她在心中不免说了声变态。
她暗自的想到,这浑小子,自己来的还真不是时候。
李恒宇看着秀兰嫂嫂脸上的红晕,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,他顺着秀兰的余光看去,发现秀兰正看着郭晓的照片出神,而照片上还留着男人特有的蛋白质。
李恒宇的老脸红了,他在心中暗自嘀咕着,这丢人的事情被秀兰发现了,太掉面子了,秀兰会不会认为他是变态呢?。
为了转移话题,李恒宇急忙对着秀兰问道:“嫂嫂,你来医堂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吗?有我在,保你药到病除!”
秀兰脸色微红的说道:“早晨,嫂嫂有些想吐的感觉,你帮嫂嫂号号脉,看看我是不是有喜了!”秀兰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。她是一个三十三岁还没有孩子的妇女,所以他对于孩子的渴望是十分强烈的。
李恒宇挠了挠太阳穴,他很早以前就为秀兰和李哥两个人号过脉,他就知道,李哥的身子是不可能让秀兰怀孕的。
李恒宇看着一脸幸福状态的秀兰打趣的说道:“嫂嫂,你就别每天神经兮兮的了,就算你的土地肥沃,种上李叔烧焦的种子,也不可能发芽的,除非嫂嫂你…..”
偷人两个字,李恒宇没有发音出来,只是比了个口型。但是聪明的秀兰,还是猜出了李恒宇的意思。
秀兰用手的敲了下李恒的脑袋说道:“毛孩子,怎么说话呢卡门网,你才偷人呢?让你号脉,你就号脉,废话怎么这么多,还会开嫂嫂的玩笑了!”
李恒宇看着秀兰伸出的玉臂舔了舔舌头,这样一段诱人的手臂放在李恒宇的面前,用李恒宇的话说就是,有便宜不占,是王八蛋。
李恒宇的三根手指贴在秀兰的小臂上,他的三根手指顺着秀兰的小臂向上摸了上去。
秀兰肌肤上嫩滑的感觉,身体热度都毫无保留的被李恒宇感知到了。他摸着秀兰的手臂,看着秀兰的胸口,李恒宇觉得十分刺激,他的身体有些发热。
此时李恒宇的手指,已经摸到了秀兰的小臂,一阵酥痒的感觉让秀兰有些不舒服。秀兰睁开了眼睛。她看到李恒宇正在用一种猥琐的目光盯着她的胸部。她突然想到,自己今天穿的是一件低领衬衫,透过领口的缝隙金元萱,李恒宇应该能够看到自己洁白的乳沟。
她用力打了下李恒宇的手说道:“臭小子,摸哪呢?下面!”
李恒宇点了点头,三根手指又慢慢向下摸去,他摸过了秀兰的手腕,直接摸到了秀兰的嫩手上。秀兰看着李恒宇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李娃子,你能好好的给嫂嫂好好看不?”
李恒宇看得出来,秀兰现在是真的生气了,他急忙对着秀兰说道:“嫂嫂,你别生气,不是你让我向下摸的吗?我早给你看好了,你没有害喜,只是有些消化不良反胃,出门跑两圈就好了,药都不用吃!”
秀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我终于知道,为啥你这医堂生意这么冷清了,看看你这服务态度,谁家姑娘敢来你这里看病啊?病人都钻了西洋药铺子了,你迟早将你爷爷的医堂搞的关门大吉!”
李恒宇听完秀兰的话耸了耸鼻子,虽然他继承了爷爷的医术,但是他并不想当一名医生。
如果不是他爷爷临死前让他开好这间医堂,他也不会做这间医堂的掌柜的。所以李恒宇对于这间医堂生意的好坏,丝毫的不在意。
加上村里去年新开了西洋药铺,村子里的人生了病都去西洋药铺瞧病了,他这医堂就更加的门可罗雀了。
李恒宇不否认的对着秀兰说道:“没人来更好,省的那些穷鬼泥腿子,每天来我这白拿药材不给钱,我每年忽悠两个大款,就够我吃的了!”
李恒宇话音刚落,刘叔便扛着锄头走了进来。
一进门刘叔就笑着对李恒宇说道:“李娃子学云网,起的这么早。赶紧给你刘叔弄两把枸杞,刘叔回去补补,要不然还真治不住你婶子那个疯娘们了!”
李恒宇听完刘叔的话,扫了眼刘叔的下身,他笑着说道:“刘叔,你那条老蛇还能补的回来,我看啊,怎么补也是浪费草药!”
刘叔听着李恒宇鄙视的话并不生气,村里人质朴,爱开玩笑。
刘叔假装生气的对李恒宇说道:“李娃子,我看你是欠抽了。让你拿,你就赶紧拿,你刘叔年轻那会,在村子里面可是有名的一夜七次郎!”
说话的功夫,李恒宇已经为刘叔包好了枸杞子,刘叔拿着李恒宇递过来的枸杞子笑着说道:“李娃子,你先忙,你刘爷爷感冒了,我还得去西洋药铺那边抓点感冒药,叔就先走了!”
秀兰看着跑出去的刘叔已经捂着肚子笑了,看着花枝乱颤的秀兰李恒宇已经看傻了。秀兰的ru房,腰肢玄天姬,随着秀兰的一笑,形成了一道动人的s形曲线。李恒宇在心中yy道,这女人,还真是越熟越有味道!
秀兰笑着对李恒宇说道:“你个混小子,你刘叔来这白拿了东西,回头又去洋药铺买感冒药去,笑死我了,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你!”
秀兰的话,让李恒宇反应了过来,李恒宇对着刘叔离去的方向大骂道:“我去,这么不相信我的医术,一个感冒都去找西洋大夫治病,迟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
就在李恒宇说气话的时候,一个光头小孩钻了进来。
这小孩的眼中泛着灵动的光,一看就是个小机灵鬼。这小孩是在李恒宇眼皮子低下长大的。他叫孙立超,她的母亲是长住在李家的美人孙寡妇。
孙立超喘着粗气对李恒宇说道:“李大哥,好消息,好消息,村里的西洋铺子治死人了,咱们赶紧去看稀罕吧!”
李恒宇匆忙向着西洋药铺跑去,就在李恒宇走出医堂后,秀兰看着天还早,无偿的帮李恒宇打扫起了医堂。
医堂的桌子上,落着一层厚厚的灰,桌面上却放着一本草纲目。书上并没有灰尘,显然是李恒宇刚刚看过的。
好奇心作祟下五柳村,秀兰拿起本草纲目翻看了起来,秀兰没看几页,脸已经变成了烧红的茄子。
因为李恒宇这书,是一本包着本草纲目外皮的春gong图。秀兰看着书里面做着媾和动作的小人羞红了脸。但她是个过来人,虽然脸红,她还是向下又反了两页。
她悄悄的将本草纲目放进了包中,秀兰小声的嘀咕着:“拿回去,晚上和老头子好好研究研究。一定得找个人收拾收拾李恒宇,这混小子现在嫂子的豆腐都敢吃了!”
李恒宇刚走到洋药铺的门口,他便看到乡亲们将药铺围满了。这些乡里乡亲的,和李恒宇一样都是来看热闹的。
西洋药铺的医生是个女的,据说是医科大毕业的高材生。名字叫做王燕,年龄不大,二十五岁六岁的样子。是为了响应国家上山下乡的政策到才来李庄开了药铺。
也正是因为这个洋药铺的大夫是个女人,村里人才都愿意来这里看病。老爷们觉得在洋药铺打针,能够被美女看自己屁股,十分爽快。女人找女大夫看病,也觉得心里舒坦。小孩子们更别提了,有个漂亮的阿姨哄他们打针吃药,他们求之不得呢。
因为这件洋药铺的存在,这一年来,李恒宇的医堂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。
乡亲们将洋药铺围成了一个圈,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小男孩大哭着:“我的娃啊,你走的好早啊,可怜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喽!”
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他胡子拉碴的,他拽着王燕的衣领愤怒的喊道:“臭娘们,你治死了我儿子,我要你赔命!”
王燕是个弱女子,她怎么能是老爷们的对手,王燕的白大褂,被愤怒的男人撕开了领口。
李恒宇在人群中看着王燕咽了下口水,王燕个子有一米七左右波丽安娜,身材高挑,脸蛋白净,不施加粉彩的脸给人一种邻家妹妹的感觉。
其他的村民急忙将愤怒的男人拉开,村民对着他喊道:“快住手,你刚刚没听城里的大夫说嘛,你儿子的死和王大夫用的药没关系!”
丧子之痛,让男人愤怒的丧失了理智,他的口中大喊着:“我就知道,我儿子是死在她药铺里的,我要杀了她!”
李恒宇的眼睛现在只盯着王燕看,他觉得这样一个大美女来乡村做医生,实在可惜了。李恒宇觉得,这样的美女,如果不做个小三,就是一种资源浪费。
王燕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,她没想到,一个年轻的生命会死在自己的药铺当中。
王燕没有注意到的是,就在她整理领口的时候,她的一抹酥胸漏了出来。而她乳罩的颜色也刚巧被一个大色狼看到了。
李恒宇在人群中,脱口而出道:“紫色的……!”
这时候,孙立超这个小鬼头也挤到了李恒宇的身边。他对着挤在前面的人大喊道:“快点,快点让开,李大夫来了!”
小鬼头孙立超的话,让人们注意到了人群中的李恒宇。
人们小声的对着李恒宇嘀咕道:“呦,这不是色郎中,李恒宇吗?李大夫这是落井下石来了吧!”
说着话,乡亲们给李恒宇让开了一条道路。他们都觉得,李恒宇一定是听说西洋药铺治死人了,他是来挖苦洋大夫的。
这时候抱着孩子的母亲也看到了李恒宇,她急忙跪在李恒宇的面前,她的脑袋贴着地面哀求着:“李大夫,你行行好,发发慈悲,救救我儿子吧!”
李恒宇看着这痛苦中的母亲,他虽然有些不着调,他虽然好色些,但是他还是打算尽一下自己医生的义务。李恒宇仔细观察起了地上的孩子。这个孩子不过六七岁大小。脸蛋异样的通红,李恒宇先是将手指放在孩子的鼻子上,李恒宇摇了摇头,已经没有气息了。
随后李恒宇,又将手放在孩子的脉搏上,就在他认定孩子已经死亡了的时候,李恒宇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脉动。
感觉到孩子这微弱的脉搏跳动,李恒宇生气的对着人群大喊道:“我去,这孩子都病成这样了开心女鬼,怎么不叫救护车啊!”
李恒宇这一嗓子喊出来,让对李恒宇医术抱着希望的人失望透顶了。村里的一个婶子对着李恒宇唏嘘道:“李娃子啊,救护车早就来过了,城里的大夫说,这孩子已经死了,不用治了!”
听完这话后,李恒宇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怒火,这孩子明显还有一丝生机,只是处在了假死状态。李恒宇口中愤怒的骂道:“奶奶的,这群庸医,都他娘的害怕背责任!”
李恒宇,急忙从自己的怀中拔出了一根银针,围观的群众看到李恒宇拔出了银针,全都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,他们也觉得下一秒或许奇迹就会发生异国剑士。他们都想看看李娃子能对一个被医生确定死亡的人做些什么。
难不成,他还能起死回生不成?
李恒宇看着躺在地上的孩子露出了凝重的表情,只有他知道这个孩子并没有死,只是假死状态让他呼吸停止了丧尸侠。想要让孩子恢复呼吸只有一种办法,那就是用银针直接刺入孩子的心脉当中。
可是这一针李恒宇没有把握,因为一般人被刺中心脉的结果只有一个,当场毙命。
李恒宇深吸了一口气,李恒宇的精神全部集中在了细长的银针上。李恒宇出手了,这一针刺的快若流星。当人们回过神的时候,一根银针已经扎在了小孩子的胸口上。
李恒宇急忙用手握住孩子的脉门,但是让李恒宇期待的心跳没有恢复过来。这时李恒宇歉意的对孩子说道:“对不起,没能救得了你!”
就在李恒宇感伤一个孩子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流逝的时候,围观的人群,突然喊道:“活,活了,活了,他的胸动了!”
李恒宇握着孩子的手感觉到了一阵有力的脉动,孩子睁开了眼睛,他的呼吸复苏了。
李恒宇觉到孩子的身体很热,但从孩子的脉像来看,他知道这并不是简单的发烧症状。按照发烧来治疗的话,这个孩子一定会再死一次!
正在旁边自责落泪的王燕。听到孩子又活过来后急忙向李恒宇走来。
她知道孩子现在还发着高烧,如果不及时为孩子退烧的话,孩子还是会被烧死的。
当王燕跑到孩子身边的时候,李恒宇用手臂将王燕甩到了地上。王燕跪在地上对着李恒宇大喊道:“快点让我给这个孩子退烧,不然孩子真的会死的,李恒宇,你不要胡闹!”
胡闹这句话,激怒了李恒宇,李恒宇转过身对着王燕骂道:“我这人讨厌医生,尤其是最讨厌庸医,如果不是你用错药,这孩子根本就不会死,你还想再杀死这孩子一次是不是!”
李恒宇在王燕的眼中,就像一只发怒的狮子,而她自己就是一只可怜的小白兔。王燕对于李恒宇说她用错药感觉很委屈。她觉得给孩子用退烧药是很正确的,并且孩子身上也没有药物过敏的反应,孩子的假死和她的药应该没有干系。
更何况,刚才县里来的急诊医生,也帮自己向村民解释了她并没有用错药。
王燕心中还想着要为孩子退烧,她刚站起身子,李恒宇便对着她大喊道:“庸医,滚,离这个孩子远点!”
孩子的母亲看到孩子睁开了眼,虽然孩子还很虚弱说不了话。她还是急忙对着李恒宇说道: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除了谢字意外,别的话她再也说不出来。
孩子的父亲,看到孩子活了过来,直接对着王燕的脸上就是一巴掌,孩子的父亲对着王燕吼道:“庸医,李大夫让你滚,你难道没有听见吗?”
李恒宇对着孙立超喊道:“超子,去医堂弄碗,生姜夫子汤来月赋情长!”
孙立超是个小机灵鬼,一溜烟的功夫,就已经从医堂跑了个来回。他的手里拎着一个药壶,围观的人看到小机灵鬼跑来,老早就给他让了一条路。
李恒宇接过小机灵鬼的生姜夫子汤后,直接给孩子灌了下去。
这一口汤药下去,奇迹还真出现了,只见孩子脸上异样的红色慢慢退去。孩子张开嘴对着母亲轻微的叫道:“娘,饿~!”
这一幕让围观的人群,都为李恒宇叫好:“神医啊,神了,起死回生了!”
孩子的父亲,看到孩子开口说话,而且还要吃饭,这可高兴坏了。要知道,从几天以前,孩子就柴米不进了。
他没想到的是,李大夫不仅一针,救了孩子的命。而且一碗姜汤更是治了孩子的病。
孩子的父亲从怀中掏出几千元大钞递到李恒宇的面前,李恒宇看着这叠钞票有些动心。他是流氓好色贪财。但是当他看到这些钱上的褶皱的时候,李恒宇知道这些钱都是他们的血汗钱。
李恒宇心中正在天人交战,他到底该不该收这钱,他是个财迷,看着这钱,李恒宇十分想揣进怀中。
这时孩子的母亲跪在地上对着李恒宇说道:“神医啊,这钱如果你觉得不够,你说个数,我们两口子就是砸锅卖铁也想法给你凑出来!”
两口子的话,让李恒宇看到了父母爱子的心意。李恒宇一狠心高雪坤,牙咬的咯嘣响。
他急忙扶起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妇女说道:“不是不够,是太多了,你给我两块钱生姜钱就行了,回头你去药堂抓几副草药,你儿子的病管好!”
李恒宇的话说完,两口子全都跪在了李恒宇的面前,这一跪,真心实意!
围观的李家庄村民这时候都为李恒宇送来了热烈的掌声,他们都对着李恒宇说:“李娃子,有你爷爷当年名医的风范!”
回去的路上,李恒宇没有收银子,他懊恼不已。他这个人是个财迷,舍不得钱。可矛盾的是,他爱钱还心好,又见不得别人流泪。
小鬼孙立超看出了财迷李恒宇的心思,他对李恒宇笑道:“李大哥,你后悔没收那钱?”
李恒宇的心在流血,他是个财迷,眼整整看着到手的钱飞走,他十分的不开心。他哭丧着脸对着超子说道:“超子,用力抽哥一巴掌!”
超子看着李恒宇,他闭上眼轮圆了胳膊就要往王李恒宇的脸上抽。
这小鬼连吃奶的劲头都用上了。因为被李恒宇总欺负超子,这一次李恒宇主动让超子抽他,超子这次决定一巴掌将以前的前仇旧怨都算了。
可是超子的手还没有抽到李恒宇的时候,李恒宇却用更快的速度抓住了超子的手。李恒宇看着一脸失望的超子说道:“小鬼,给哥记住,下次哥再犯二不收钱的时候,就像刚才这样用力抽哥的脸。”
这次李恒宇做了好人好事,错失了一沓人民币,他整个人就像烤熟的菠菜似的,无力的耷拉着脑袋。
孙立超看着李恒宇,他眼珠一转,缪海梅他对着李恒宇说道:“李哥,今天的你医术真神了,还真起死回生了!”
李恒宇抬起头看了看超子,李恒宇对超子这个小鬼太了解了,没事是不会夸自己的。夸自己一定有阴谋,他肯定是想从自己这弄明白,今天那个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。
李恒宇伸出手用力的弹了下超子的脑门说道:“小鬼,人小鬼大啊,你是不是想知道今天那个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啊?”
李恒宇的话,说中了超子的心坎。超子急忙点点头。
李恒宇看着超子说道:“小鬼,今天那孩子,并不是真正的发烧,是内寒,体内的寒冷将他最后的阳气逼到了皮肤的表面,形成了外热的症状。而那个娘们庸医,却给孩子用了退烧的泄药,泄了孩子最后的阳气,所以孩子直接进入了假死状态!”
听完李恒宇的话,超子点了点头道:“怪不得,大哥的生姜夫子汤能救人呢?生姜可以驱寒,夫子可以提气。难怪可以药到病除呢!”
超子开心的用力锤了下手,李恒宇拍了拍超子的后脑勺说道:“小鬼,孺子可教啊!”
就在李恒宇,与超子说笑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挡在了李恒宇的面前。这个小孩年纪和超子差不多,十岁左右矢量跑酷,但是却穿着一身小西装。大头皮鞋擦得锃光瓦亮。
这个毛孩李恒宇认识,是乡长的儿子,名字叫做刘文,从小就学会了老爹的一身官腔。
刘文这个毛孩子在李恒宇的面前叉着腰命令道:“不许走,超子你给我留下,上次比撒尿输给你了,这次我们比谁的小鸟长!”
说完,刘文这毛孩子脱下了自己的裤子。李恒宇看着两个毛孩子比小鸟,觉得有些意思。
超子是不敢脱裤子的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鸟比不上刘文的长,超子这孩子要强,他不想在李恒宇的面前丢人。
李恒宇看着畏缩的超子,他俯下身子打笑超子说:“小鬼,怎么不脱裤子呀,是不是没人家的长啊?”
说完这话,李恒宇开心的大笑了起来!似乎能挖苦超子这个小鬼,对于李恒宇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。
刘文看到超子不敢和他比小鸟。他拽着小鸟大笑着对两人笑道:“我是乡长的儿子,鸟怎么可能比你们这些贱民短?”
这句贱民让李恒宇顿时觉得不爽。
他一个大人虽然不至于和一个毛孩子计较。但是李恒宇觉得这孩子太狂了,还是应该教训下他。
转瞬间,李恒宇已经计上心头了,李恒宇记得李文的娘在村子里也是半个美人,最吸引人的地方,就是刘文的母亲王丹有一对绝世巨乳,李恒宇觉得,偶尔捉弄下这对母子还是不错的。
李恒宇笑着对刘文说道:“小子,想看魔术吗?哥哥的鸟可以变魔术偶!”说完,恒宇四下里看了看,发现没人,他脱下了自己的裤子。李恒宇的鸟在他的手中,长短粗细变化自如,让两个孩子的脸上都挂上了哇的表情。
李恒宇笑着对刘文说道:“小鬼,想让你的鸟也能变魔术吗?回去以后,脱了裤子,用小鸟对着你娘大喊咒语,娘啊娘,快来看,娘啊娘,快来看。然后你的小鸟,就能够变魔术了!”
刘文欢天喜地的回去给娘变魔术去了,太阳已经走到正午了。李恒宇觉得是时候回家吃午饭了。
他走的步伐很快,超子用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。
李恒宇急着回家,是因为他家中还有一位美女在等着他们开饭。这个女人不是李恒宇的老婆。而是李恒宇的嫂子,孙俪。
孙俪是孙立超的亲娘,十年前孙俪十七岁。那一年孙俪怀着孙立超晕倒在了李家庄的村外。是李恒宇的爷爷收留了她们。孙俪这个寡妇,在李家产下了超子。并且这十年来一直和李恒宇生活在一起。而且一直以李恒宇的嫂子自居。
但是在李恒宇的心中,孙俪还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。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,这句话绝不是空穴来风。
家门还没有迈进,菜的香味已经被院外的李恒宇嗅到了。
超子直接跑到客厅艾迪王国,他看到桌子上放着几个红皮鸡蛋。超子伸手就去抓鸡蛋。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。孙俪披散着头发,长长的头发已经到了臀部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总是放着勾人的光芒。
李恒宇从屋外进来了,他也看到了孙俪。
第一眼李恒宇就觉得嫂嫂和村里土生土养的女人不一样。皮肤又白又嫩,一举一动只有媚态,没有村里女人的那股浪劲。孙俪的裙子穿的并不紧,胸前一片白花花的嫩肉全被李恒宇盯在了眼里。
孙俪的俏脸,有些生气的对着超子说道:“把鸡蛋放下,混小子,这鸡蛋是给你哥补身子的!”
孙俪转过身对着李恒宇说道:“还有你,你也不让人放心,你早晨做的事情,你秀兰嫂嫂都告诉我了,你还年轻,那种事情要节制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回头嫂嫂是该给你找个好姑娘了!”
孙俪的话,让李恒宇弄了个大红脸。他早上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用手解决生理问题被秀兰发现的事情。李恒宇此时只能在心中暗自咒骂秀兰,这个骚女人,敢打小报告,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她!
李恒宇拍着胸脯对超子说:“超子,没事吃吧,你哥状如牛,用不着补!”
说完李恒宇转过身对着孙俪说道:“你呀,现在怎么变得和管家婆似的,脸上都要长皱纹了!”李恒宇的话一说完,孙俪惊慌失措的跑进里屋照镜子去了。
二十七岁的女人,这个年龄段的女人,到了最害怕变老的年纪。似乎变老,比杀了她们还难受。
李恒宇看着孙俪的背影,长发,肥臀,纤细的腰肢自然不刻意的晃动。
薄薄的白纱,时不时的显现出她的嫩肉。李恒宇的身子不由的也跟着孙俪摇晃了起来。看着嫂嫂离去的背影,李恒宇在心中苦闷的说道:“家有美女寡妇嫂嫂,对我来说真是个煎熬啊!”
这时,超子看到李恒宇下身鼓起来的帐篷。他用力弹了下李恒宇的帐篷笑着说道:“哥,你怎么背对着我娘变魔术啊?”
超子的话让李恒宇弄了个大红脸,他急忙对着超子说道:“毛孩子,吃完饭赶紧玩蛋去,你懂啥?”
这会孙俪也从里屋走了出来,她伸了个懒腰,酥胸也挺了起来。孙俪假装生气的对李恒宇说道:“哪有皱纹,又骗嫂嫂!”
说完后,孙俪坐在桌前开饭了。孙俪从盘子里面夹了一块炸鱼放进了李恒宇的碗里。孙俪对着李恒宇说道:“鲶鱼,吃吧,很补肾的!”
孙俪的话,让李恒宇更加的脸红了。同时他的心中,也对于秀兰更加的恨了。
他一次用手解决生理问题,李恒宇做梦都想不到会让孙俪知道,他更想不到,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。这一次李恒宇终于知道多舌女人的厉害了,同时他也将秀兰这个打小报告的娘们记恨上了!
未完待续......
点击下方原文阅读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.......
↓↓↓↓